腾讯教育:用匠人精神重铸黑客技术
发布时间:2016-12-07浏览数:881

报道链接:http://edu.qq.com/a/20161207/020263.htm


2017-03-23_103811.jpg



报道原文:

  “黑客”一直是一个神秘的代名词;

  “匠人精神”则是一种情怀、一种执着、一份坚守、一份责任;

  而有一群年轻人,则将这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词语捆绑成了一份只属于他们的梦想——重铸黑客技术,让信息安全不在可望而不可及。

  回到2012年,那时任晓珲与薛亮亮的身份在普通人的眼里看起来还稍有些神秘,他们可以熟练的编写或清除木马,他们可以轻松的破解或加固商业应用程序,他们可以帮助网站抵御黑客的攻击,或帮助网络游戏公司抵挡外挂的侵蚀,按照中国圈内的叫法,他们就是信息安全领域中十分隐秘的白帽子黑客。

  那时的兄弟二人已经创业2年有余,但越是深入,越是感觉到没有后劲。任晓珲坦言,很多项目繁杂且技术要求极高,并且由于信息安全人才稀缺,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扩大规模,因此大部分时间与精力都耗费到了一些繁杂的基本工作上面。而且在与其他业内的同行们交流时,发现几乎国内的所有大大小小的信息安全公司都正面临着严重的人才缺口问题。那时任晓珲与薛亮亮二人商量,如果能够在可接受的时间内以合理的成本培养出合格的信息安全人才,那么不但完成了一个为人师的梦想,而且还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但是不要说在2012年,即便是在已有数家信息安全教育机构、各个211/985高校都已经开设信息安全专业的今天,这个领域内的大部分从业者仍然是以自学成才为主的,信息安全人才的培养难度由此可见一斑。

  任晓珲说,信息安全中分为若干个领域,如果以学习方向来看,大致可以分为软件安全、前端安全、网络安全与硬件安全。这其中的每一个方向都不是简单的通过普通的教学就可以学会的,以最简单的前端安全来说,其基础知识虽然简单,但是灵活运用非常困难,而灵活运用更多的是依仗学生本身的思路发散能力,并没有绝对的套路可言,因此非大量练习不能掌握。

  而且由于前端安全入门较容易,在经过任晓珲与薛亮亮兄弟二人的探讨后得出结论,现在国内更多的还是缺乏软件安全方面的人才。任晓珲经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你看杀毒软件虽然与其他普通程序一样几乎人人都用,但是恶意代码分析工程师却远不及程序员出名,甚至大部分专业搞计算机的都不知道,因此这个需求与实际供应的落差就导致了目前人才的极度缺乏”。

  “但是如果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恶意代码分析工程师,需要具备的基础知识还是非常多的,比如仅计算机语言就至少需要学习5种,包括最基础的C、汇编与经常使用的C++、Java、Python等,而且对计算机系统底层的了解也必须特别深入,就最简单的为例,我们也要清晰的弄明白系统可执行文件的每一个字节的用处是什么”薛亮亮如数家珍的说到。

  而我们都知道,一般IT教育机构,仅C、C++至少就需要5个月的时间,仅仅Java一项也需要至少4个月的时间,而实际上在真正的工作环境中,所碰到的病毒、木马都是形形色色的,因为谁也没规定骇客们都用什么语言编写这些恶意程序,因此在做病毒样本分析的时候,实际遇到的语言数量多达10余种,如果我们每一种都教的话,光这些语言就至少需要教几年的时间,而经过我们前期的调查与走访,发现70%以上的人最多只能接受6个月的培训时间,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那就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教授几乎是无限的知识,任晓珲回忆道。

  但是偶然的一次机会,使得任晓珲看到了爱因斯坦的一句话“所谓教育,就是一个人把在学校所学全部忘光后剩下的东西”,任晓珲看后感觉醍醐灌顶,并由此确立了15PB的核心教学理念,并于2013年4月18日创建了国内第一个信息安全教育品牌—— 15PB 。

  在办学之初,兄弟二人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将知识转化为课程,如果找不到行之有效的方法,那么就成了茶壶里的饺子,肚里有货,就是倒不出来。为此,任晓珲还咨询了他的一个在大学教计算机的教授朋友,通过沟通发现,培训机构一个上午的教学,在大学里一般被称之为一节大课,然而就大多数情况来讲,一个大学教授准备好这一节大课的内容大致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当时任晓珲一听心里凉了一大截,因为经过两人的反复推演,最终的课时被定在6个月这个时间长度上,如果按照正常大学老师的工作效率,这就意味着需要花42个月的时间准备课程,这显然无论如何也是接受不了的。

  一天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在公交站等公交,虽然天上正下着小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躲雨,可以明显感觉到了团队成员因为这件事受到的打击非常巨大,因此任晓珲说了一句话“请兄弟们放心,这件事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成,我不能保证课程肯定能出来,但是我能保证只要我还能站着,那么就肯定是站在讲台上!”

  “当时其实就是在做一个明知道会失败,但还是要拼命去做的事,或许只是为了死得更壮烈些”薛亮亮补充道。

  通过与任晓珲和薛亮亮二人的交流可知,如果能用一个词来概括15PB第一年的话,那就是——坚持。坚持,在15PB的第一年中简直体现的淋漓尽致,任晓珲需要坚持上课,需要坚持更新课程,有时甚至需要为了更新课程与正常上课而坚持72小时不睡觉,以至于兄弟们都开始担心他的生命安全,而之所以要坚持这样,是因为大家那“通过教育改变他人命运”的初心,而所有的这一切,其实都是源于兄弟二人对匠人精神的一种坚持与信仰。他们从心底里相信,拼了这么多心血进去的东西,一定是有价值的,也一定是会被认可的,也许这才是兄弟二人当时明知道会失败,但仍然敢于拼命去做的信心之源。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4年1月25日,15PB终于迎来了第一批学生的毕业。在第一批学生中,既有编程经验近10年的项目经理,也有富士康流水线的工人,既有大学本科科班出身的优秀学子,也有朋友介绍来的连重装操作系统都不会的长途汽车司机。而经过6个月的学习之后,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找到了工作,都学会了分析病毒木马,都学会了破解软件。

  第一期学生的顺利毕业给了任晓珲与薛亮亮极大的信心与动力,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截止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对现有课程进行了近300次的调整与迭代,在课时不变、难度基本不变的前提下,现在的课程知识容量已经是最开始的1倍多。

  而15PB在经过3年的发展后,也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信息安全教育机构,目前已经开设了两大类共计5个方向的课程,全职的老师也从开始的3名增长为现在的9名,教学面积也从原先的不到100㎡增长为现在的1700㎡。

  最终,兄弟二人因为对匠人精神的坚持与笃信,奇迹般的完成了当时他们认定会失败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以后也将会成为兄弟二人的人生起点,用他们的执着与智慧,共创更加辉煌的未来。

  在采访将要结束时任晓珲说“信息安全教育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精英教育,精英是不可能通过填鸭式的教学方式教出来的,因此我们的教学势必是引导性为主的,一个是要引起学生足够的兴趣,要使学生感觉可探索的知识空间应接不暇,另一个是要给学生留有足够的空间,使其可以自主安排部分时间深入研究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举例来说,在刚一开始上课时,我们就鼓励学生要屏弃掉义务教育中老师就是正确的这种思想,要让学生知道,老师教授的知识也有可能是错误的,要有基本的怀疑精神与批判精神,并且老师划定的知识边界也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是对的,因此要对知识有一定的探索精神。其实,这两大精神也是信息安全学习的秘诀之一”。

  最后,愿匠人精神一直与15PB同在!


腾讯责任编辑:laineyliu